EiakUoyrak

悪玉

想起eva,我又要表扬一遍悪玉 我觉得吉田是真的看懂了
悪玉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长得像嗣的高中生,就叫他S好了。S在百货店买东西,突然产生一个恶念,想要偷几支笔。被偶尔路过的人,中青年大叔(吉田画风问题,看起来像是青年甚至是青少年,长得像熏,那就叫他X好了)X看见了。X抓住了他的把柄,要求“对我言听计从,随我打发时间”。S是个能保送东大的好学生,就是偶尔来了这么一个恶念被抓住了。S说,你不要说出去。
X之后也没有向他勒索钱财,第一次要求见面是去看电影。X睡着了,S把手伸向了他存照片的手机,但没拿到手机之前就被发现了。(惩罚好像是口一次,我忘了
之后好像是比较平淡的约会,去动物园摩天轮之类的,...

有没有改过自新杀人鬼和渐渐被劝诱上邪道的好人的故事 我甚至设想这个杀人鬼死掉的方式是在十年内慢慢化为空气蒸发而去 生活的方式则是和夜露一样只在晚上出现 最后好人终于无法回头像lskrnkf一样跪在十字路口 看着夜露一般的友人跃向天空在漫天金红中填补了他心里某些概念的空缺……  

我写着玩的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

Y躺在床上大声发表他的理论:“……冷漠,完全是你对某类谐音冷笑话怀有偏见……”


X一只脚踩着凳脚,一只脚蜷在潮湿的拖鞋里,擦着头发(没有空调洗不洗澡有什么区别)。这时候风很应景地爬上六楼(唔,嘴里噙着块软糖一样含糊地想着(女孩子则叼一根皮筋),一定活像个底下插着四支牙签的茄子,是呼哧呼哧骑着热气团的大怪物,本质是一种经济上的热岛效应——那是什么,Y问道,空-调,懂了吗),X停下手上的动作,简略地说,水池那边好像有什么动静。


Y扔下热源体手机,从床上坐起来。这人只对梯子很认真。90度是个好角度,是花蕾。不是九十度的菱角他不会吃。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用适合球类的“伸缩不定”,非常贴切。经...

一觉醒来,天下大乱,我居然也被封了三篇
翻译:在吗?有空吗?列王的阐释出新了吗?

一个存档……这也太强了

人間椅子


 佳《よし》子《こ》は、毎朝、夫の登庁を見送ってしまうと、それはいつも十時を過ぎるのだが、やっと自分のからだになって、洋館のほうの、夫と共用の書斎へ、とじこもるのが例になっていた。そこで、彼女は今、K雑誌のこの夏の増大号にのせるための、長い創作にとりかかっているのだった。

 美しい閨秀作家としての彼女は、このごろでは、外務省書記官である夫君の影を薄く思わせるほども、有名になっていた。彼女のところへは、毎日のように未知の崇拝者たちからの手紙が、幾通となく送られてきた。

 けさとても、彼女は書斎の机の前に坐ると、仕事にとりかかる前に、先ず、それらの未知の人々からの手紙に目を...

???

(关于一个以为自己如同乌尔里希年轻时一样年轻的年轻的世纪)

(伪)这到底是卡夫卡的名气圈还是昆德拉的点赞圈


○卡夫卡与普鲁斯特、乔伊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先驱\大师

○卡夫卡与普鲁斯特、乔伊斯、穆齐尔:二十世纪最重要作家
☆穆齐尔:(……反正被昆德拉夸赞了)

○卡夫卡与贡布洛维奇、穆齐尔、布洛赫:中欧四杰(?什么名字啊)
☆贡布洛维奇:(被昆德拉称为我们这个世纪←20世纪?最伟大小说家之一)

○布洛赫朋友圈:维特根斯坦、弗洛伊德、里尔克、穆齐尔
☆布洛赫:(《梦游者》又被昆德拉夸了)

存档

分享:收集提及到穆齐尔的中文译本  , https://www.douban.com/doubanapp/dispatch?uri=/group/topic/13088927

谁他妈再拿着星座说作家我真的要打人了,呕

“张居正,明晓溪,横沟正史和波多野结衣都是双子座的,而且还都是5月24号生日……”

别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