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人电动轮椅

wff3

x在往家赶,他一边和自己的影子比竞走一边捂着帽子,手里还提着一对鞋带。这鞋子只有最上面的两个孔穿了鞋带,其他孔突突地望着他。他提着这个,脚也没穿袜子,发出了叽呱唧呱的声音,像一条鱼在豆舱里翻滚。另一只鞋子被塑料袋封住了嘴,鞋带就绑在自己脚上。这是一件要紧事。

与此同时y已经在家里嚼了五六个钟头的牙膏皮了。牙膏早已用完,但是边角缝里肯定还有一点诸如薄荷冰片的固体残渣,这种东西在早上会让人干呕。y神智不清忘记是早是晚,干呕好过另外十小时的不眠不休,于是他打开柜子,拿出番茄酱,——不对,是剪刀,把牙膏剪开。然后往里面倒入番茄酱,左右晃动。番茄牙膏呈现出一种脑髓酸汤蛋花的现象,红的是电子,蓝的是中子...

洗澡

把地上的水管横截面想象成讨厌的人的喉咙。把头发上的泡沫像短刀以新房七十五度甩进去,一声闷重的呜咽。结束了。

它想象着莲蓬头出来的不是水而是小小的蜘蛛。它们细长的腿上戴着柔和的清洁球爬进每一个孔里。滑不溜秋的倒影。月亮的黑带不是环形山而是月桂树,那么一样昏暗的灯罩里面就不是飞虫的尸体,是夜里的眼睛。神是光溜溜的,可是人在往身上打肥皂的时候不也是?肥皂是一个渎神的谎言。如果滑滑溜溜地对莲蓬头摆出媚态,立刻会被灯罩知道。这是一个潮湿的生态体系。

我写着玩的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2





效果太弱智了我笑出声 bjzz老师你看看你

现代曼提柯尔月下小剧场1

和boogie boop没有任何关系(打出这句话的时候心在滴血 你们都看bgbp啊 一定要看啊


cp真的可能只有我一个人萌而原作又在范围内太出名所以用名字首字母代替了 或者说只是喜欢人设

根本不是原作向也不是那个性格 写着我自己玩!

而且我这种躺地滚泥口涎直流的恶心画风


————


好,总之搞吧 友情/熟人


Z乘L


————


L坐在小巷里食人。咔嚓咔嚓,咯吱咯吱,生肉真难啃。老男人跟他传教,你的源是进食,嘛总之吃就对了。但是好端端一个猎奇人设就被无良作者给砍了,死也死不明白,只能流窜在其他轻小说的反派里做做替身,打打零工。幸好死了

我回来玩了

上次写那个脑子被彩虹线缆搞了一般的弱智短篇就重开了lft 电脑端删东西简直删到不知今夕何夕 

悪玉

想起eva,我又要表扬一遍悪玉 我觉得吉田是真的看懂了
悪玉故事是这样的:
一个长得像嗣的高中生,就叫他S好了。S在百货店买东西,突然产生一个恶念,想要偷几支笔。被偶尔路过的人,中青年大叔(吉田画风问题,看起来像是青年甚至是青少年,长得像熏,那就叫他X好了)X看见了。X抓住了他的把柄,要求“对我言听计从,随我打发时间”。S是个能保送东大的好学生,就是偶尔来了这么一个恶念被抓住了。S说,你不要说出去。
X之后也没有向他勒索钱财,第一次要求见面是去看电影。X睡着了,S把手伸向了他存照片的手机,但没拿到手机之前就被发现了。(惩罚好像是口一次,我忘了
之后好像是比较平淡的约会,去动物园摩天轮之类的,...

有没有改过自新杀人鬼和渐渐被劝诱上邪道的好人的故事 我甚至设想这个杀人鬼死掉的方式是在十年内慢慢化为空气蒸发而去 生活的方式则是和夜露一样只在晚上出现 最后好人终于无法回头像lskrnkf一样跪在十字路口 看着夜露一般的友人跃向天空在漫天金红中填补了他心里某些概念的空缺……  

我写着玩的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个什么

Y躺在床上大声发表他的理论:“……冷漠,完全是你对某类谐音冷笑话怀有偏见……”


X一只脚踩着凳脚,一只脚蜷在潮湿的拖鞋里,擦着头发(没有空调洗不洗澡有什么区别)。这时候风很应景地爬上六楼(唔,嘴里噙着块软糖一样含糊地想着(女孩子则叼一根皮筋),一定活像个底下插着四支牙签的茄子,是呼哧呼哧骑着热气团的大怪物,本质是一种经济上的热岛效应——那是什么,Y问道,空-调,懂了吗),X停下手上的动作,简略地说,水池那边好像有什么动静。


Y扔下热源体手机,从床上坐起来。这人只对梯子很认真。90度是个好角度,是花蕾。不是九十度的菱角他不会吃。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用适合球类的“伸缩不定”,非常贴切。经...

一觉醒来,天下大乱,我居然也被封了三篇
翻译:在吗?有空吗?列王的阐释出新了吗?

一个存档……这也太强了

人間椅子


 佳《よし》子《こ》は、毎朝、夫の登庁を見送ってしまうと、それはいつも十時を過ぎるのだが、やっと自分のからだになって、洋館のほうの、夫と共用の書斎へ、とじこもるのが例になっていた。そこで、彼女は今、K雑誌のこの夏の増大号にのせるための、長い創作にとりかかっているのだった。

 美しい閨秀作家としての彼女は、このごろでは、外務省書記官である夫君の影を薄く思わせるほども、有名になっていた。彼女のところへは、毎日のように未知の崇拝者たちからの手紙が、幾通となく送られてきた。

 けさとても、彼女は書斎の机の前に坐ると、仕事にとりかかる前に、先ず、それらの未知の人々からの手紙に目を...

别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是谁

关注的博客